普京参选总统的变与不变

2017-12-13 00:46 来源:网络赌博游戏

普京参选总统的变与不变

(资料图)据香港“东网”3月22日报道,75岁的霍金3月20日接受英媒采访时表示,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飞往太空,但布兰森给了他机会,所以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普京参选总统的变与不变

  12月6日,普京在与高尔基汽车厂的工人见面时,正式宣布将参加2018年总统选举。

这条新闻并未在舆论场引发热议,因为无论是俄罗斯国内还是国外,普京宣布参选对多数人来说只是一个时间早晚的问题,没有任何意外。

  不仅参选不意外,普京在明年3月的大选中获胜,顺利连任也没有悬念。乌克兰危机、尤其是克里米亚事件点燃了俄罗斯人的爱国热情,西方的多重打压使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普京成了超然于其他政治人物和国家机构的人物,为民众所拥戴。根据列瓦达中心民调,2014年3月克里米亚入俄开始,俄罗斯人对普京的认可度就从60%出头跃升至80%多,并一直维持至今,67%的受访者愿在总统大选中为普京投票。孱弱、分散的反对派只能扮演陪跑的角色,不会对大选走势产生大的影响。

  在普京顺利当选后,其对俄罗斯的管理方式也不会大变。普京通过十几年的努力,在俄罗斯打造了一套自上而下的垂直管理体系,其机制已十分完善。

通过对权力运行机制、职能机构、法律制度等的设计,普京确保了对俄罗斯社会政治的掌控力。

这套体制仍将是俄未来很多年发展的制度支撑。

  当然,事物的发展不可能是一成不变的,在不变的趋势之外更要看到一些变的动向。

这些新动向既可以成为普京改革的动力,也是其新任期需要面对的挑战。

  第一,普京的执政团队正在新老交替。

随着普京及陪伴他多年老臣们年龄的增长,俄罗斯需要打造一支未来团队。

这两年,亚库宁、伊万诺夫等老同志相继离职,而一批60后、70后乃至80后技术官僚开始走上政治前台。

今年开始,各联邦主体也开始了大规模的人事调整,多数新州长也是年轻人。

新面孔的出现能增强执政活力,但这些年轻人多来自中央机构,特别是强力部门,多缺乏管理经验,未来如何促进经济发展、处理中央与地方的关系,都是挑战。

此外,如何为未来的俄罗斯选择一位新舵手,或是像哈萨克斯坦一样打造一套集体接班制也是普京需要思考的问题。

  第二,精英集团有力量失衡的迹象。

乌克兰危机使权力严重向强力部门倾斜,前任俄经济发展部长乌柳卡耶夫因受贿被捕一事背景复杂。

有分析认为,出身强力部门的俄罗斯石油公司总裁谢钦对乌柳卡耶夫索钓鱼执法,是为了自己的政治和经济利益,乌氏本人及其同事甚至被联邦安全局侦控超过一年,而普京对此并不知情。

当然,在俄经济不佳、国际斗争尖锐的情况下,普京十分需要强力部门来维持国家稳定,但其对高层力量失衡是有察觉的。

有媒体披露,普京曾在内部会议上公开批评谢钦为了自己的利益使国家利益受损。

去年成立的国民近卫军实际上也是普京试图强化对强力部门控制的手段。

  第三,民族主义情绪带来的高支持率能否长期维持,是普京需要思考的问题。

在普京前两个任期中,俄经济快速发展,一扫苏联解体初期的阴霾。

经济成长、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提升使普京成为所有俄罗斯人的偶像。

但在普京第三任期,恶化了的经济形势已无法提供足够的合法性来源。

相反,老百姓对政府的工作并不满意,认可度一直在50%以下。

在这种情况下,乌克兰危机后的民族主义情绪、抵抗西方入侵的堡垒情绪迅速取代经济,成为普京高支持率的新基础。

但这种民族主义情绪还能支持下一个6年吗?普京是否要注入新的兴奋剂?或是采取措施,从根本上改善俄经济状况和发展前景?这都是需要普京在第四任期回答的问题。

  第四,新青年正与新媒体结合,正崛起为一支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

今年3月,年轻、民族主义色彩浓厚的反对派纳瓦尔内通过网络在全俄各地发起大规模游行。

示威的主体是大学生甚至中小学生,这是过去没有过的新现象。

新一代的俄罗斯青年没有经历过苏联解体后的混乱,普京追求社会稳定的政策导向很难打动他们。

相反,他们在经济低迷中长大,看不到快速发展的前景,阶级固化则堵塞了年轻人的上升通道,很多人厌倦了统一俄罗斯党的长期执政。

这次游行从策划组织到正式进行,在网络上持续了三个星期时间,但俄罗斯政府未能采取有效措施阻止它的发生。

未来如何赢回年轻人的心,并在网络空间治理上更加有效,也是摆在普京面前的挑战。

  这样看来,普京未来的担子并不轻松。

俄罗斯这艘大船也到了选择未来航向的关键时刻,且看普京如何运筹。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俄罗斯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标签:。

(责任编辑:烽皇 )